关于艺之旅时间安排的几句话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昨天,艺术君发出了艺(意)之旅的详细行程和报价(详情可点击此处),现在已经有三位艺友想要报名参团啦。不过还是有很多朋友因为时间问题不能去,表示遗憾,特别是有暑假假期的朋友们。请允许艺术君解释一下这个时间安排的问题。

于东方艺术而言,画框这种东西,绝对是舶来品。在画廊里看展览,特别是古典大师的作品,除了对着画本身流口水之外,画框也特别吸引艺术君的注意。有的繁复,画框的面积甚至是画的好多倍,有的简洁,普普通通、褪了色的木头,甚至有些蛀眼,但更衬托出其中圣母的虔诚和圣子的威严。甚至有一家博物馆专为画框举办过一次展览。

于东方艺术而言,画框这种东西,绝对是舶来品。在画廊里看展览,特别是古典大师的作品,除了对着画本身流口水之外,画框也特别吸引艺术君的注意。有的繁复,画框的面积甚至是画的好多倍,有的简洁,普普通通、褪了色的木头,甚至有些蛀眼,但更衬托出其中圣母的虔诚和圣子的威严。甚至有一家博物馆专为画框举办过一次展览。

原先也是想放在8月份的,但是,因为意大利今年主办世博会,据说有300万张世博会门票都卖给了中国人,所以从6月到8月,意大利的机票以及旅馆,价格一直高企不下,各个旅游景点就更是咱们黄金周式的人山人海啦。所以这次的时间不得不往后错一错,毕竟咱们去是欣赏艺术的,不是去跟同胞们抱团取暖是不?

给大家读《如何逛艺术馆》这一节,就是聊聊画框。

给大家读《如何逛艺术馆》这一节,就是聊聊画框。

不过今年先这样,如果这一次的艺之旅可以成功举办,明年一定还会有的哈。何况,我们的地点可以不限制在意大利,欧洲其他国家,乃至北美也都可以走起~~~

关于像极了小恶魔的宫廷侏儒的故事,艺术君记着呢。

关于像极了小恶魔的宫廷侏儒的故事,艺术君记着呢。

嗯,不知道这个回答,大家满意不?总之,如果想参加本次艺之旅的,请在给艺术君留言哈,艺术君会把有意愿的小伙伴加到一个微信群里面,一起回答有关本次行程和签证的相关问题。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下来,继续放出英国著名左派艺术评论家约翰·伯格1971年为《绘画主题小百科》所作序言的最后一部分。

艺术在哪里终结,世界从何处开始

艺术在哪里终结,世界从何处开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关于画框和艺术的戏剧效果

想想你最喜欢的画,你闭着眼都可以描述的画。现在试着想想它的框是什么样子。奢华茂盛的镶金叶子雕刻?还是简单的黑木条?根本没有框?我出十块,你掏一分,赌你根本毫无印象。

——菲尔·道斯特( Phil Daoust),记者

图片 4

有一间艺术馆,曾经大胆组织了一次关于画框的展览。没几幅画,但是有很多画框。如果你以为画框不过只是保护画的木头,这次展览可能会改变你的想法。

图片 5

画框不仅出于实用目的存在。不知道你是否注意过:在窗户里看去,恶劣的天气变得更糟糕了?这样的效果,就来自于画框如何影响你对于内里图像的感受。它们会强化你的视觉经验。或者如画框专家、书籍《定义边缘》作者威廉·贝里(William
Bailey)所言:“画框是观者和绘画之间的中介物。”一幅画没有了它们,你肯定会错过很多微妙的色彩平衡和精细,甚至可能更多。所以,很多画家把上框视为创作作品的一部分。“一幅没有框的画,如同一个没有身体的灵魂。”梵高曾这么说。

图片 6

画框的特别迷人之处在于,它们定义了艺术终于何处,余下的世界在哪里开始。这么细微的决策会引发激烈见解。有些艺术家觉得:画框就像雕像的基座,或者剧院的舞台,应该让画作独立存在。这么一来,它给人的体验就是显而易见的、猝然的存在。有人相信:画框应该提供一种平滑的过渡,让人从真实世界——也就是展厅的墙壁——进入画作的想象王国。

图片 7

往后退几步,你也许会把整个艺术馆看做你自己艺术体验的画框。白立方看上去很纯净,然而其中有很多“隐秘的”聚光灯,精心选择的墙漆,还有很多其他手法,强化展示作品的视觉冲击力。注意到这一点,你的艺术馆之行就又多了一层有趣的维度:艺术馆的戏剧效果。既然任何画作都只有借助假象才能成立,你也许可以问问自己:哪里是此物的开始,何处是彼物的终结?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关于画框和艺术的戏剧效果

想想你最喜欢的画,你闭着眼都可以描述的画。现在试着想想它的框是什么样子。奢华茂盛的镶金叶子雕刻?还是简单的黑木条?根本没有框?我出十块,你掏一分,赌你根本毫无印象。

——菲尔·道斯特( Phil Daoust),记者

图片 11

有一间艺术馆,曾经大胆组织了一次关于画框的展览。没几幅画,但是有很多画框。如果你以为画框不过只是保护画的木头,这次展览可能会改变你的想法。

图片 12

画框不仅出于实用目的存在。不知道你是否注意过:在窗户里看去,恶劣的天气变得更糟糕了?这样的效果,就来自于画框如何影响你对于内里图像的感受。它们会强化你的视觉经验。或者如画框专家、书籍《定义边缘》作者威廉·贝里(William
Bailey)所言:“画框是观者和绘画之间的中介物。”一幅画没有了它们,你肯定会错过很多微妙的色彩平衡和精细,甚至可能更多。所以,很多画家把上框视为创作作品的一部分。“一幅没有框的画,如同一个没有身体的灵魂。”梵高曾这么说。

图片 13

画框的特别迷人之处在于,它们定义了艺术终于何处,余下的世界在哪里开始。这么细微的决策会引发激烈见解。有些艺术家觉得:画框就像雕像的基座,或者剧院的舞台,应该让画作独立存在。这么一来,它给人的体验就是显而易见的、猝然的存在。有人相信:画框应该提供一种平滑的过渡,让人从真实世界——也就是展厅的墙壁——进入画作的想象王国。

图片 14

往后退几步,你也许会把整个艺术馆看做你自己艺术体验的画框。白立方看上去很纯净,然而其中有很多“隐秘的”聚光灯,精心选择的墙漆,还有很多其他手法,强化展示作品的视觉冲击力。注意到这一点,你的艺术馆之行就又多了一层有趣的维度:艺术馆的戏剧效果。既然任何画作都只有借助假象才能成立,你也许可以问问自己:哪里是此物的开始,何处是彼物的终结?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传统及其规范值得学习,因为我们在其中能了解到别处无法看到的东西:欧洲统治阶级如何看待自己和周围的世界。(本书中也有这一类的作品。)我们可以发现不同时期统治阶级不同类别的幻想。我们可以看到生命被重新安排,以符合他们自己的象征形象。有时,甚至在某些不怎么杰出的作品中,这样的作品常常是风景画,因为其中的想象不受社会用途的约束——我们可以一窥犹疑不决的自由,与占有的权利不同的自由。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在同一种意义上,每种文化都想要占有、或是试图将真实而可能的世界据为己有。在另一个层面上,所有人都是在为自己获取(acquire)经验。后文艺复兴的欧洲,区别于其他文化之处,在于它将所有可以获取的东西转换为了商品,因此,一切都成为可交换之物。没有什么东西单纯因为自己而被占有。每一样物体和每一种价值,都可以变化为另一样物体和另一种价值,甚至是其完全相对的物体和价值。在《资本论》中,马克思引用了哥伦布在1503年的话:“使用黄金,一个人甚至可以将灵魂带入天堂。”没有什么东西是独立存在的。这就是欧洲资本主义在本质层面的精神暴力。

Like this:

Like Loading…

Like this:

Like Loading…

理想状况下,架上绘画是加框的。画框强调了这一点:在其四条边之内,图画建立起自己封闭的
、内聚的、而且是绝对严谨的系统。画框标明某个自治秩序王国的边界。构图的要求,以及图画那虚幻的但是无孔不入的三维空间,构建起这种秩序的严格法条。真实人物和物体的再现被置于这个秩序之中。所有传统的模仿技能,全部注重于让这些再现尽可能有触手可及的真实。然而,每个部分都属于一个抽象的、人造的整体秩序。(从形式角度分析绘画以及古典的构图法则,得出的结论证明了这种从属的程度。)各个部分看上去都是真实的,但实际上它们都是密码。这些密码属于一个可以理解的,却又是不可见和封闭的系统,而它却伪装出开放和自然的样子。这就是架上绘画实施的暴政,从中产生出欧洲传统之内基本的判断标准,判定何为典型,何为异常。绘画中描绘的内容,是在坚持其原创性的独特价值,还是屈从于系统的暴政?读者自己可用这个标准考察绘画作品。

如今,视觉图像不再服务于私下的愉悦,不再只是为了满足欧洲统治阶级;相反,借助于大众媒体和宣传,它们成为向他者施加权力的载体。然而,在其最近的商业发展和欧洲艺术的空洞传统之间作对比也是有问题的。它们各自的指向并不一样:它们可能服务于不同的短期目标,但是它们的决定性原则是一样的——一个人是由他的占有之物决定的。

我觉得,德拉克洛瓦是第一位怀疑架上绘画传统内在含义的画家。在他之后,其他艺术家开始更激烈地质疑和反对传统。塞尚静悄悄地从内部摧毁了这个传统。俄罗斯和墨西哥是最激进而持续地想要创建另一种传统的国家,它们非常重要。这两个国家中,欧洲典范一直被强加于它们自己本地的艺术传统之上。对于今天大多数年轻艺术家而言,架上绘画的终结是不言自明之事。他们在自己的作品中,试图从媒介、形式和反应等方面建立新的艺术门类。然而,传统老而不僵,仍旧严重影响着我们对过去的观点,影响着我们对于视觉艺术家的职责、乃至文明定义的看法。为什么过了这么长时间它还没有死亡?

因为有所谓的“高雅艺术(Fine
Arts)”,尽管它已经找到了新的媒介和方法,但是并未找到新的社会职能,不能取代已经过气的架上绘画。想要为自己的艺术打造全新的社会职能,光靠艺术家自身的力量是不行的。这样的新职能只能诞生于革命性的社会变革。然后,也许艺术家就可以真正以真实而稳固的、建设性的方式来应对现实本身,来面对人类的真实本质,而不是为了满足于少数特权阶级感兴趣的视觉礼仪和规范。这样一来,也许艺术就能与欧洲艺术不予理会的东西重新建立起联系,就是那些无法占有之物。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图片 18

图片 19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Like this:

Like Load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