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评论大师再认识

张大千无疑是今年春拍最耀眼的明星,他的晚年作品《爱痕湖》在中国嘉德的春拍中成交破亿,成为中国近现代书画继去年秋拍齐白石《可惜无声》册页以9520万元创造天价后的新纪录。正如本期“春拍盘点”中嘉德书画部总经理郭彤所说的,去年秋拍齐白石大出风头,今年春拍张大千再创新高,可以说两人各有渊源,但都有代表性。据记者观察,这种代表性来自他们的大师身份,更来自市场对大师的再认识。

曹俊杰

上海书画藏家颜明,正在为10月即将拉开帷幕的秋拍摩拳擦掌,此前春拍他投入了800万元人民币拍得一些自己心仪的古代书画。每年春秋两季的艺术品拍卖,成了这些艺术品收藏家最为重视的时间节点,精品书画的闪现、艺术市场反馈的信息,往往集中而招眼。

图片 1

上海书画藏家颜明,正在为10月即将拉开帷幕的秋拍摩拳擦掌,此前春拍他投入了800万元人民币拍得一些自己心仪的古代书画。每年春秋两季的艺术品拍卖,成了这些艺术品收藏家最为重视的时间节点,精品书画的闪现、艺术市场反馈的信息,往往集中而招眼。

“通胀预期摆在这里,而且中国书画市场基础很稳定,好起来是自然的。”颜明判断。他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介入书画市场拍卖,已先后淘得文徵明、张大千等大师级画家作品。

收藏轶事:齐白石送毛泽东错字对联艺术新闻

“通胀预期摆在这里,而且中国书画市场基础很稳定,好起来是自然的。”颜明判断。他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介入书画市场拍卖,已先后淘得文徵明、张大千等大师级画家作品。

除了最先亮相的10月5日苏富比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的书画秋拍专场外,国内大拍行嘉德、保利、翰海、荣宝斋、匡时等都在进入最后的过品出录阶段。它们将陆续在11月、12月登上秋拍舞台。

 

除了最先亮相的10月5日苏富比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的书画秋拍专场外,国内大拍行嘉德、保利、翰海、荣宝斋、匡时等都在进入最后的过品出录阶段。它们将陆续在11月、12月登上秋拍舞台。

大幕还未拉开,暗战已经风起云涌。

  张大千、齐白石是大师,可谓路人皆知,许多素来不关心美术史、更不关心艺术收藏与拍卖的人都知道这两个响当当的名字,似乎已经超出了美术史专门知识的范畴。即便如此,艺术市场对这些大师,尤其是对他们的身价,却还是有一个再认识的过程。

大幕还未拉开,暗战已经风起云涌。

“春拍之后,中国书画的拍卖结果有些超乎预期,在嘉德所举行的四季小型拍卖上,书画都有比较好的成交结果。秋拍也是一个水涨船高的事情。”中国嘉德近现代书画及当代书画总经理郭彤对CBN表示。

 

“春拍之后,中国书画的拍卖结果有些超乎预期,在嘉德所举行的四季小型拍卖上,书画都有比较好的成交结果。秋拍也是一个水涨船高的事情。”中国嘉德近现代书画及当代书画总经理郭彤对CBN表示。

在国内十大拍卖行春拍成交统计中,10大拍卖公司春拍书画共成交15.3396亿元,环比去年秋拍的9.5749亿增长超过60%。香港苏富比拍卖公司总经理程寿康则在2009年秋拍前对CBN表示,“秋拍预计仍会比春拍好20%”。

  以张大千为例,对他的再认识,就包含着几个层面:如前不久在本报举办的一次高尔夫论坛上,身为央视鉴宝栏目专家的蔡国声就当场表示,张大千《爱痕湖》的天价成交,纠正了他因后半生漂泊海外并在晚年定居台湾而在历史上受到的隐形的歧视。这一点也许在今天的藏家中早已不是问题,却也说明了市场的再认识,首先有一个超越历史上一时的是非恩怨的去意识形态化的过程。其次,如郭彤、董国强两位专家所分析的,这次张大千的新一轮行情伴随着对他晚年的泼墨、泼彩作品的再认识。在内地买家身上更明显,因为那些作品早就获得了港台、海外买家的垂青。可见市场的再认识,其更深的层次是对大师的美术史价值的重新发现。而《爱痕湖》的破亿成交,印证了内地买家的神速进步,又说明市场的再认识,还伴随着如何以全球的眼光重新认识自己熟悉的大师,也就是要经历一个国际化的过程。

在国内十大拍卖行春拍成交统计中,10大拍卖公司春拍书画共成交15.3396亿元,环比去年秋拍的9.5749亿增长超过60%。香港苏富比拍卖公司总经理程寿康则在2009年秋拍前对CBN表示,“秋拍预计仍会比春拍好20%”。

古代书画板块处升值转折点

 

古代书画板块处升值转折点

此前结束的春拍中,中国古代书画精品遭遇“抢购”,丝毫未见金融风波影响。上海藏家刘益谦成为最大赢家,不仅以6171.2万元拍下了宋徽宗真迹《写生珍禽图》,还以5824万元的价格买下了另一件清宫旧藏书画宋人《瑞应图》。

  更重要的是,当今的艺术市场正处于新一轮的涨势中,其动力来自大规模的新资金入场,并伴随着全新的收藏投资理念与手法,呈现出一个新老买家、个人与机构集体博弈的格局。博弈的焦点,不仅仅是大师的精品及其所蕴含的价值,还包括买入卖出的时机及其背后行情走势的动向。因此,市场对大师的再认识,与资本介入后大师精品的筹码化有关,不仅仅反映了对大师的美术史定位。艺术市场因此就深深铭刻了那些资本的烙印。

此前结束的春拍中,中国古代书画精品遭遇“抢购”,丝毫未见金融风波影响。上海藏家刘益谦成为最大赢家,不仅以6171.2万元拍下了宋徽宗真迹《写生珍禽图》,还以5824万元的价格买下了另一件清宫旧藏书画宋人《瑞应图》。

经此一役,刘益谦在收藏界一举成名。“‘毛毛’(刘益谦小名)应该是我所知的本土收藏市场上的最大藏家。如果像‘毛毛’、林百里这样的收藏家再多一两个,古代书画市场价格估计又得上一个新台阶。”颜明评价说。

 

图片 2

秋拍来临,拍卖行的烦恼反而不是在对成交率的担心或是市场波动的变化上。征集好拍品的难度越来越高,尤其是古代书画板块,这不得不让各大拍卖行使出浑身解数游说藏品持有者将手中藏品抛向拍卖市场。

  如此抽丝剥茧,我们不难看出,上述大师精品筹码化的过程所上演的涨涨跌跌、买进卖出的人间喜剧,其实是围绕着大师及其精品的美术史定位这根主线的。不过有必要提醒读者的是,所谓美术史定位在今天全球化的背景下也需要重新检验。如张大千就是一个明证:其晚期作品中西融合,身价超越了那些师承中国传统的早期作品。这也说明,美术史就是当代史,即便你只收藏中国传统艺术,也要关心当代艺术的发展动向。

宋徽宗《写生珍禽图》

程寿康分析目前的藏家心理说:“目前内地藏家大都处于只进不出的状态,这使拍卖行在艺术品流转上遭遇巨大的困难,而港、台大藏家目前入市抛售精品的态度也不积极。”

图片 3

不过,海外一些重要藏家因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将持有的部分藏品逐渐投入市场。这种艺术品回流的趋势正在加大。春拍价格状元《写生珍禽图》就出自中国艺术品海外收藏家尤伦斯的收藏。

宋画《瑞应图》

“现在古代书画精品第一次出现在拍卖场,第二次再进市场流通的可能性就很小。从市场供需这方面说,古代书画实质上是面临一个价值升值的转折点。”郭彤分析说。

经此一役,刘益谦在收藏界一举成名。“‘毛毛’(刘益谦小名)应该是我所知的本土收藏市场上的最大藏家。如果像‘毛毛’、林百里这样的收藏家再多一两个,古代书画市场价格估计又得上一个新台阶。”颜明评价说。

而郭彤认为,从价格横向比较来看,相比近现代书画,古代书画的沽值也是偏低的。譬如说,明代重要的画家的作品跟近现代二流画家价格相似。

秋拍来临,拍卖行的烦恼反而不是在对成交率的担心或是市场波动的变化上。征集好拍品的难度越来越高,尤其是古代书画板块,这不得不让各大拍卖行使出浑身解数游说藏品持有者将手中藏品抛向拍卖市场。

这一判断得到藏家颜明的认同。“古代书画是稀缺资源,不可再生,藏家对它的认识在目前也越来越到位。从价格比较看,比如前书法家协会主席启功的一幅字,现在卖到几十万上百万元。但清中期书法的四大家,才四万元到十几万元一幅。”

程寿康分析目前的藏家心理说:“目前内地藏家大都处于只进不出的状态,这使拍卖行在艺术品流转上遭遇巨大的困难,而港、台大藏家目前入市抛售精品的态度也不积极。”

在资深拍卖师戴小京看来,“拍卖场如今都很难见到明以前的高古精品,如果出现的话,不愁没有买家,但能否拍得,这几乎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

不过,海外一些重要藏家因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将持有的部分藏品逐渐投入市场。这种艺术品回流的趋势正在加大。春拍价格状元《写生珍禽图》就出自中国艺术品海外收藏家尤伦斯的收藏。

如今,国内拍卖行都在为秋拍做最后的冲刺。拍品来源特别是古代书画精品成了他们严守的商业秘密。这样的备战不得不让人提前感觉到秋拍的火热气氛。

“现在古代书画精品第一次出现在拍卖场,第二次再进市场流通的可能性就很小。从市场供需这方面说,古代书画实质上是面临一个价值升值的转折点。”郭彤分析说。

拍卖行力推近现代书画

而郭彤认为,从价格横向比较来看,相比近现代书画,古代书画的沽值也是偏低的。譬如说,明代重要的画家的作品跟近现代二流画家价格相似。

根据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统计显示,2009年的春季拍卖会,中国近现代书画成交达8.7亿元人民币,比2008年秋拍的5.6亿元劲增3.1亿元,增幅55.4%。

这一判断得到藏家颜明的认同。“古代书画是稀缺资源,不可再生,藏家对它的认识在目前也越来越到位。从价格比较看,比如前书法家协会主席启功的一幅字,现在卖到几十万上百万元。但清中期书法的四大家,才四万元到十几万元一幅。”

在当代艺术市场调整紧缩、古代书画难寻精品的现状下,拍卖行力推中国书画中的近现代书画板块。国际拍卖行苏富比、佳士得都已经确定了香港秋拍的具体名录。

在资深拍卖师戴小京看来,“拍卖场如今都很难见到明以前的高古精品,如果出现的话,不愁没有买家,但能否拍得,这几乎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

佳士得推出的“中国近现代书画”专场将以清末及民国以后活跃在画坛的艺术家作品为主,呈献19和20世纪一批重要大师的杰作,如徐悲鸿、齐白石、张大千、林风眠、溥儒、傅抱石以及李可染等等,涵盖了来自各地区画派的画家,其中一幅张大千的《看山须看故山青》,用自由而多变的笔调和构图,呈现出令人炫目的水墨和色彩,表现了张大千在其晚年日臻完善的泼墨和泼彩技巧,估价200万到300万港元。

如今,国内拍卖行都在为秋拍做最后的冲刺。拍品来源特别是古代书画精品成了他们严守的商业秘密。这样的备战不得不让人提前感觉到秋拍的火热气氛。

而苏富比也将在10月5日的书画拍场中主推“苏富比三十五年书画精选”,重要私人收藏齐白石精品、“安持精舍”旧藏名家书画、民初京沪画坛山水画精品选、“海上花鸟四大名旦”作品专辑、私人收藏林风眠20世纪70年代精品等。整场拍卖共搜罗逾250件佳作,总估价逾6700万港元。

拍卖行力推近现代书画

另外,中国嘉德尚已确定的书画部分除了传统近现代专场外,增加了“西风东渐”及“传承与变革——亚洲重要藏家晚清民国书画集珍”书画专场,以及77位名家共300件关于红楼的诗书画原稿《红楼雅集》、傅抱石重要作品《巴山夜雨》、黄宾虹四条屏、宋克《书法手卷》、萧云从《青山高隐山水手卷》等重量级单品。

根据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统计显示,2009年的春季拍卖会,中国近现代书画成交达8.7亿元人民币,比2008年秋拍的5.6亿元劲增3.1亿元,增幅55.4%。

“今年近现代书画的市场趋势,我认为齐白石、张大千的作品都会有较大程度的上涨。事实上,我们认为这是因了时间的积累。十多年拍卖历程中,这两人的作品价格一出来就比较高,所以一直没怎么上涨。现在的相对上涨是应该的。”郭彤说道。

在当代艺术市场调整紧缩、古代书画难寻精品的现状下,拍卖行力推中国书画中的近现代书画板块。国际拍卖行苏富比、佳士得都已经确定了香港秋拍的具体名录。

对于其推出的晚清至民国专场,郭彤解释,因为现在的电视剧、文学、学术研究都有很多触及到关于晚清真相、历史事件的研究,大众的审美偏好正在挖掘更多这方面的知识。

佳士得推出的“中国近现代书画”专场将以清末及民国以后活跃在画坛的艺术家作品为主,呈献19和20世纪一批重要大师的杰作,如徐悲鸿、齐白石、张大千、林风眠、溥儒、傅抱石以及李可染等等,涵盖了来自各地区画派的画家,其中一幅张大千的《看山须看故山青》,用自由而多变的笔调和构图,呈现出令人炫目的水墨和色彩,表现了张大千在其晚年日臻完善的泼墨和泼彩技巧,估价200万到300万港元。

而藏家颜明则对近现代书画市场持有保留态度。“晚清书画的量太大,价格一直不高,拍卖行在商言商,他们推出量大容易征集的作品,不过市场会不会接受,还有待检验。”

图片 4

当代书画仍不受传统藏家青睐

张大千的《看山须看故山青》

此前,当代书画随着当代油画市场的红火,也经历过大幅抬升。其所宣扬的“高保真”和“投资价值”概念一度使部分新收藏家介入其中,而在本届秋拍中,当代书画在大拍卖行透露的信息中难觅踪迹。

而苏富比也将在10月5日的书画拍场中主推“苏富比三十五年书画精选”,重要私人收藏齐白石精品、“安持精舍”旧藏名家书画、民初京沪画坛山水画精品选、“海上花鸟四大名旦”作品专辑、私人收藏林风眠20世纪70年代精品等。整场拍卖共搜罗逾250件佳作,总估价逾6700万港元。

对于近年爆炒的当代书画,收藏家颜明鲜明地表明自己的态度:“当代无大家,已成传统收藏界内共识,当代书画炒作和泡沫化程度高,收藏价值并不高。”颜明认为,真正的收藏家不应该多考虑藏品要怎么升值,而是追求艺术的内在审美给人带来的愉悦。

另外,中国嘉德尚已确定的书画部分除了传统近现代专场外,增加了“西风东渐”及“传承与变革——亚洲重要藏家晚清民国书画集珍”书画专场,以及
77位名家共300件关于红楼的诗书画原稿《红楼雅集》、傅抱石重要作品《巴山夜雨》、黄宾虹四条屏、宋克《书法手卷》、萧云从《青山高隐山水手卷》等重量级单品。

“从新藏家进场的角度来说,当代水墨和古代书画的门槛都相对较高,当代水墨市场的困惑就是,对于谁是真正有前途的画家,市场认知并不明朗。而且买家对当代水墨画家也并不了解。拍卖公司要在这一块应该多做研究。”郭彤说道。

图片 5

而戴小京也同样认为,当代书画还存在一个价值重新认识的过程。“市场上出现这么多艺术大家的现象,应该是值得警惕的。”他说。

傅抱石名作《巴山夜雨》

不过,新藏家的积极入市也有可能改变传统书画市场的走势。西泠拍卖董事胡西林就透露,在春拍中已经出现了大量的新藏家。“当时春拍办牌的藏家有600多位,是公司成立以来最多的一次,我们统计后发现,其中180多块牌子是新面孔。”他说,新藏家的介入,使得市场吐故纳新的功能得以健康发展,而这种健康的趋势,必将为秋拍带来良好的效应。而另一方面,新藏家的口味和实力也有可能与传统书画收藏市场截然不同。

今年近现代书画的市场趋势,我认为齐白石、张大千的作品都会有较大程度的上涨。事实上,我们认为这是因了时间的积累。十多年拍卖历程中,这两人的作品价格一出来就比较高,所以一直没怎么上涨。现在的相对上涨是应该的。”郭彤说道。

而拍卖场中作品的新鲜度仍然是一大变数,并不排除当代书画因为其新鲜和题材的新颖遭到新入市藏家的真正追捧。

对于其推出的晚清至民国专场,郭彤解释,因为现在的电视剧、文学、学术研究都有很多触及到关于晚清真相、历史事件的研究,大众的审美偏好正在挖掘更多这方面的知识。

而藏家颜明则对近现代书画市场持有保留态度。“晚清书画的量太大,价格一直不高,拍卖行在商言商,他们推出量大容易征集的作品,不过市场会不会接受,还有待检验。”

当代书画仍不受传统藏家青睐

此前,当代书画随着当代油画市场的红火,也经历过大幅抬升。其所宣扬的“高保真”和“投资价值”概念一度使部分新收藏家介入其中,而在本届秋拍中,当代书画在大拍卖行透露的信息中难觅踪迹。

对于近年爆炒的当代书画,收藏家颜明鲜明地表明自己的态度:“当代无大家,已成传统收藏界内共识,当代书画炒作和泡沫化程度高,收藏价值并不高。”颜明认为,真正的收藏家不应该多考虑藏品要怎么升值,而是追求艺术的内在审美给人带来的愉悦。

“从新藏家进场的角度来说,当代水墨和古代书画的门槛都相对较高,当代水墨市场的困惑就是,对于谁是真正有前途的画家,市场认知并不明朗。而且买家对当代水墨画家也并不了解。拍卖公司要在这一块应该多做研究。”郭彤说道。

而戴小京也同样认为,当代书画还存在一个价值重新认识的过程。“市场上出现这么多艺术大家的现象,应该是值得警惕的。”他说。

不过,新藏家的积极入市也有可能改变传统书画市场的走势。西泠拍卖董事胡西林就透露,在春拍中已经出现了大量的新藏家。“当时春拍办牌的藏家有
600多位,是公司成立以来最多的一次,我们统计后发现,其中180多块牌子是新面孔。”他说,新藏家的介入,使得市场吐故纳新的功能得以健康发展,而这种健康的趋势,必将为秋拍带来良好的效应。而另一方面,新藏家的口味和实力也有可能与传统书画收藏市场截然不同。

而拍卖场中作品的新鲜度仍然是一大变数,并不排除当代书画因为其新鲜和题材的新颖遭到新入市藏家的真正追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