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高望重 自然天成—沙正鑫书法和绘画文章赏析

我一直认同,一个真正的艺术大家,不光要在艺术上表现出让人垂涎的才华,其为人的厚重品格也是其重要的积淀。与沙老师认识已有多年,说起来很是有缘。之前多次在朋友处听闻,却未得见其人。后得与相识,确又成为忘年交,拜称为沙兄。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友不贵多,得一人,可胜百人;友不论久,得一日,可喻千古;友不择时,得一缘,可益一世.

图片 1

图片 2

    沙正鑫的山水画线条流畅,既有扎实的传统绘画工底,又有自己独特的创作手法。再者,如今在中国画坛中能兼及书、画、印的确实不多,而沙正鑫的篆刻、书法都得过全国大奖。可沙兄依然好客交友,没有一点架子,每次相聚,都会自己下橱,把酒言谈。他那忠厚朴实的性格,从他的每幅绘画作品中也反映出来。看画如见人,人正气画正。老沙画的山水都带有古意,也是通俗的文人画。从画中反映老沙对艺术的严紧,而又不居紧匡线有开拓有创意,实属是艺术的学者!

葵花田(布面油画) 谭尚勤

本期关键词:思想 风格 

    沙老师为人心胸宽广,对艺术的见解独到、锐利。每次交谈,都能受益匪浅。他不但绘事能做到自成一家,还不断想出新点子,策划了很多有影响力的展览。尽管他经常一再推脱,想把精力到放到绘画上来,但还是经常被聘请为评委和展览总策划。

图片 3

本期话题对象:薛居波    

    美是心灵沉醉于高贵情感的状态。对一个艺术家来说,只有在获得蔑视王冠与财富那样的心灵自由后,美,才能真正呈现。而艺术则是感应美的一种语言形式。因此,一切急功近利应景式的、假大空的作品,即使题材很大,画面复杂,有时还很能符合现实政治利益实用主义的需要,吹捧声又震耳欲聋,但毕竟缺乏艺术内在的生命力。自然天成的作品,才是令人豁然开朗的最高境界。他认为,中国画的创作理念可以大致分为两类,即“以心造境”和“因境写心”,两者偏重不同,但又殊途同归。前者是以不变的创作风格去改造所有的对象,即按照自己作品类型的需要,进行素材的取舍,这类作品更加自我,在形式上似乎更加自由,也更容易形成某种固定的程式而被视为一个画家的风格。他将自己归于后一类画家,追求师法自然,讲求“外师造化,内得心源”,在遵从自然法度的前提下表达自己的情感与追求。从技法上看,这类画家更注重传统的继承,并追求在传统的范畴内进行创新。他始终坚持艺术的发展自有其内在的发展规律,比如从写实到抽象的发展固然表现为一种升华,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抽象画就一定比具象画作品更高级,相反,每一个阶段都有其不同的高度,都有其各自不同的尺度与标准并形成一座座高峰。一个画家,能在此基础上有所突破,则意味着创新,一个人的一生能在某一个方面做出自己的一点点贡献就非常了不起。我们在一起,经常交谈关于传统与创新的问题。他说传统问题是一个永恒的谈资,但又是一个永无止境、生生不息的谈资。其实,它何止是谈资。传统之于画作,可能是一种风格;传统之于画家,可能是一种行为;传统之于时代,可能是一种文化。从当下中国画的创作考察,这个永恒的问题可能被你问到了现状的痛疾。正是因为当下对司空见惯问题的麻木,重新提及才更有意义。传统是有时代性的。传统不是一成不变的东西。过去有首诗叫:“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传统就是这样。

何处西风(布面油画) 蓝 威

本期参考物:网民首选最具创新中国花鸟画家 

    绘画风格的变化,最初的悟觉往往来自鲜活的生活的直接启示并由此而产生的联想,生活不但给予他创作以灵感、思想与素材,同时也推动了他绘画语言的探索的原动力,生活的激情促使了艺术表现的升华,并最终导致个人风格的形成。沙老师经常说新意就是创造、是画家心灵的表达与体现。创新绝不意味着随心所欲,他对那些逸笔草草、信手拈来的所谓现代作品不以为然,认为那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是不会真正有生命力的。真正的创造永远是相对于某种传统而言的一种继承之后的突破,是在传统与自然之上营造的一种全新的精神产品。所以,每一幅画都应当是作者内心某种情绪的真诚流露和形象表达。

  近日举办的“绘画的品格·2013中国油画展”中汇聚了众多名家和青年新秀的精品力作,引发业界广泛关注。何为绘画的品格?如何在数字媒体迅速发展的环境中坚守?记者在画展上采访了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油画学会主席、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

本期小编感悟:幸福的艺术家是有价值的

    对一个当代的中国画大师而言,有责任对中国艺术精神,乃至人类文化进程进行深刻的反思。以唯美之路与哲思之路穿行者的角色,以他们非凡的艺术思想、艺术才能和人生智慧、高贵品格去影响和引领他们的时代文化。

  记者:为何要以“绘画的品格”作为这次油画展的题目?

每一种艺术都应该饱含思想,这是最高的标准,也是最低的奢望。每一位艺术家都应该有自己的风格,这是最艰难的追求,也是入行的敲门砖。现在我们来关注薛居波:在这个48岁的著名画家作品中,我看到了缤纷的色彩、奇幻的暗示、无穷无尽的想象,它们一定来源于薛居波的思想,它们构成了薛居波的艺术风格。据说,艺术的最高境界是艺术带给了创造它的艺术家巨大的幸福感,而非其他。如果这种幸福感能传达给观者,那么这个艺术家是有价值的——对社会,对时代,都会无意之间产生一种美好的推动力量。

   艺术是生命的延伸,并非是疏离生命的人为的手工雕琢。艺术创作不能没有人文情怀,不能失去对社会的观察和体验。

  许江:早在2006年,中国油画学会就曾举办过“精神与品格——中国当代写实油画研究展”,得到强烈的反响。此次,以“绘画的品格”作为主题,是针对目前油画在发展过程中遭遇的种种问题,再次探讨、强调品格的重要性。

图片 4

图片 5

  记者:在您看来,究竟何为“品格”?

(代表作品1)

  许江:品格这个词,对应的英文是style,根据这个词再转译回中文,就变成了风格。风格相比于品格一下子差了很多,它无法表达品格背后所蕴含的深意。“品”字是3个“口”相叠加,表示众口。由众人之口,分出高下第次,因此才有极品、上品、精品与劣品、次品、废品的称谓。通过品评,辨识好坏优劣。画的品位,直指人们心性趣向的高低。“格”的含义更多,它的本意是划分的框架,由此引申为一种规律、一种标准。“格”字作动词时,又有探究之意。所谓格物致知,就是指探究事物的原理,从而获得知识。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掌握任何知识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心灵。只有研究到最深处,才会有所感悟。由此可见,“品”求的是高下与不同,“格”则意在追寻与坚守。

图片 6

  记者:您认为,强调、坚守绘画品格的重要性,意义何在?

(代表作品2)

  许江:在数字媒体发展如此迅疾的今天,靠手指轻轻点击就能轻巧、便捷地获取图像。看起来,我们每个人对画面的感受力和要求都越来越高了。实际上,提高的只是精细方面的感受力,真正借由画面思考、联想的能力在不断减退。

画家与绘画

  晚唐诗人司空图在《诗品》中说:超以象外,得其环中。这句话道出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诗品》讲的是诗的意境,诗言志,绘画也同样是道出创作者的心境。中国画不是追求画得多么像,画一把椅子,就是要追求画得与别人不同,甚至与昨天自己画的都不同,因为我画的根本不是椅子,而是一种精神,一种诗性的精神。还有线条,现实生活里是没有线条的,它只存在于我们的认识和理解中。而中国的绘画、书法就是线的艺术,这里面存在着艺术品格最根本的东西,是它让我们不会沉湎于图像媒体的精细、方便与奇观,它能够超越表象,看到本质。

薛居波生于山东青州,齐鲁大地深厚的文化底蕴汇聚到这个北方男人身上,使其拥有了质朴、浑厚、灵动的迷人气息。他用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完美地表达了内心对生活、对艺术、对生命的一种情怀,有力而生动,万变不离其宗。那一幅幅惊艳的作品就是这一切最好的诠释。

  是绘画维系着创作者和观者的心灵,观众看一幅画,如果只是看精细程度,那看一眼就走了,但如果沉静下来,边看边展开联想,就能从中感觉到画家的用心。也许一幅画昨天看没感觉,今天再看,突然就从中感悟到了东西。看画和读书都是缓慢的过程,因为需要心灵的阅读,需要你通过自己的经验、经历去还原它。绘画讲求心手合一,它在今天通过画家的指掌维系的不仅是一种技艺,更是一种“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的渐进可触的感受力。

薛居波每一部作品都有一个诗意的名字,如2008年10月,在第七届全国工笔画大展中获铜奖的《秋色清华》;2009年6月,入选2009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的作品《秋意故园多》;2009年10月,入选第十一届全国美术作品展的作品《素质拒霜》等等,它们被广泛传颂,成为不可多得的美术圈标志性作品。从这些优雅的名字中可以窥视作者的心境、画作的主题、艺术的境界……所谓画如其名、画如其人。正如艺术史所展示的那样,一位艺术家的早期创作和成名作,是最能体现其思想和风格的名片。这是原生态的表达,值得薛居波珍惜。

  记者:您认为艺术的市场化,对油画有怎样的影响?

思想与风格

  许江:影响太大了。首先是积极的方面,中国的艺术市场在近10年来迅速发展,它在一定程度上推进了油画的发展。但同样不容忽视,对于青年画家和开始学画的学生来说,他们更关注、在意什么画卖得最好、价格最高。我想油画有市场,但市场无关于油画的品格,更不应该是我们学习的目的。艺术家还是要真诚地向艺术的终极目标去探寻,拿出心里的东西,不断开拓自己的创作。如果只是市场上什么卖得好,我们就画什么,那是和艺术的本质相悖的。

薛居波的作品,无一不表达出他的艺术思想与人生观。在绘画上他擅长于将传统文化融入画中。他自幼学画,曾师从西泠名家吴敬初和著名工笔重彩画家蒋采苹。生活中的薛居波,形象就与他生长的青州古城一样,古城的韵味不仅为他的画里增添了传统的气息,也将他打造成了一位器宇轩昂、温文尔雅、平淡质朴的文人居士。薛居波从思想上定格了自己传统的艺术道路,在创作中又将西方美术的技巧运用于传统的绘画素材中。特别是他的写意花鸟画,是典型的中西结合的风格,用笔娴熟、色彩艳丽而不俗。无论笔墨层次,还是花鸟造型都恰到好处,而且气韵生动,折射出了他独到的艺术情怀。然而在他的工笔花鸟画中,我们又可以看到另一种风格,其工笔花卉、飞鸟画情趣生动而又意境深邃。

  艺术发展到今天,油画是最具有开拓精神的。但是在数字媒体和市场的影响下,油画遇到了很多问题。今天我们更需要回溯过往,看那些经典的作品。油画是油做的骨肉,那种博大、内敛与凝重,能让我们的心灵受到震撼。

如果说中国的花鸟画都是以情为本,以大自然为素材的,那么薛居波的花鸟画就可以理解为:思想就是绘画的素材,情就是画的风格。他将个人的思想学养与技法很好的融合再用绘画将其艺术表现出来,从而创作出了汇集道德、素养、笔墨于一体的有机的、有生命力的不朽杰作。

  记者:青年一代的画家接受图像的方式更加迅速和包容,但同时也会有感受力下降的问题,这其中的利弊该如何把握?

我的感受是:薛居波是一位以思想定格为艺术基础,又积极创新创造出属于自己独有艺术风格的艺术家。他将思想融入绘画,又用绘画来实践着自己的完美艺术人生。他是幸福的,他的幸福感染了我、我们。

  许江:这是一个很让人困扰的问题。现在的孩子和我们当年学画的时候不同,我到了二十几岁时才看到西方大师那些伟大的绘画作品,但今天的孩子很早就能接触到那些,他们的眼界非常宽广,对他们来说如何选择才是最大的问题。另外,我们在早年都经历过很多的磨难,他们比较少,但对于创作者而言精神上的磨练是必须的。

                                                                       
                                                                       
                               (中国观网 吴天红)

  像我们这个年龄的国画家,小时候都会反复临帖《芥子园画谱》,而如今考进国画系的学生,基本上都没有临过。一切都太迅速,很难再静下心来膜拜一个经典。视觉的感性在发生改变,这是最根本的问题。以前国画系招生,都要考《芥子园画谱》,但是现在肯定不行了。

  我们没有必要惧怕改变。年轻人面对材料,也会打开他们的心扉,去传承油画的本质。我希望他们不要着急,同时也有所坚守,看准一个东西就要坚决地去追求它,尤其是内在的精神、气息与品位。油画是西方的舶来品,但我们是中国人,中国人的画要有中国精神,既要有油画的那种厚度,也要有只属于中国的精神品质。

  记者:在新媒体时代,油画日趋多元,您认为该如何面对这样的趋势?

  许江:多元化是必然的走向。就像现在绘画功底很出色的学生,他们已经不考油画系,而是去考新媒体专业。可以想见,他们创作出来的东西肯定会与传统不同。但无论是东西方的艺术,还是传统油画与新媒体,都可以和而不同地发展。在数字潮流面前,绘画应该保持“有所为,有所不为”的策略,坚守住自己的品格。

  20年以后,艺术会是怎样的?我想无论是绘画、影像还是更新的艺术形式,样式的变化与创新都是表象。我画的葵花,被人们称作“老葵”,纵然历经沧桑,但它仍是向阳花,仍然怀抱理想,仍然想要坚守。我想,只要沉住气;一步步走,融自己的心意在里面,用自己的作品表达人心、捶打人心,有这种内涵在,任何作品都不会浮躁、浅薄、不负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