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雨打板焦

神州乐器行业网 二〇一一.07.04

《雨打大芭蕉头》是山西音乐的中期佳作,乐曲通过描写清和月时节,雨打板焦淅沥之声,表现出大家的喜悦之情,极富南国乐趣,显示了湖北音乐清新流畅活泼的风骨。据传是何柳堂作曲,尚未证实。乐谱初见于1917年左右丘鹤祷编慕与著述的《弦歌必读》。后经潘永璋执笔整理。乐曲表现的剧情据陈俊英解题说:“山东古曲之一,描写初夏天节,雨打芭蕉头淅沥之声,极富南国乐趣。”
最早一张唱片由粤乐名家吕文成等四人演奏,风格简朴,显现出辽宁音乐开始时代的卫生格调。解放前期,全国民间音乐舞蹈会演时,湖北代表团在乐队中追加了笛和碰铃等乐器。演奏时充满热情,富有生气。20世纪60年份初,方汉又经过多声、配器等作曲花招加以改编,更为赏心悦目动听;最后的慢板尾句用高胡领奏,清新愉悦,别有意趣。十年动乱中,又经人改编,在协会档案的次序布置和配器等地点选用了一些新的手段,并更名字为《蕉林喜雨》。粉碎“三个人帮”后,才得以正名。
乐曲材质来自“八板”的变体。通过减速加花等招数变奏,并用音频的顿挫,连断相比和对旋律乐句的短碎管理,使之形象生动,音乐优美使人陶醉。乐曲一先导,流畅明快的点子表现出大家的愉悦之情。接着句幅短小、节奏顿挫、并比排列的乐句互相催递,音乐时现短促的断奏声,犹闻雨打芭蕉头,淅沥作响,摇摆生姿,显示了湖北音乐清新流畅活泼的风骨。

—-来自华音网

《雨打板蕉》是甘肃音乐初期的优质曲目之一,后改为曲牌,我不详。根据考证证,该曲曾以何柳堂的何氏家传秘谱传世,因而认为那是何柳堂作曲,但并未有证实。
乐谱初见于1918年左右丘鹤俦编著的《弦歌必读》,后经潘永璋执笔整理。它首要流传于三角洲一带,不只有在举国广为流传,在世界也会有相当的大影响,特别是在乐器的利用上,更出色了以流畅、自然、活泼为机要的四川音乐特色。
此曲旋律紧凑相联、精粹抒情,歌唱性很强,既流畅明快,表达了大伙儿的欢畅之情,也表现了诗情画意般的岭南青山绿水。再加上三番五次串不一样的短句,顿音的节奏,犹如淅淅沥沥的雨点敲打着板焦,使人联想到大芭蕉头婆娑起舞之态,更使人想象到板焦丰收之后公众的高兴之情。由此,乐曲所呈现的意象具备浓郁的岭南情调。
50时代初,全国民间音乐舞蹈汇报演出时,福建代表队演奏了《雨打芭蕉根》,由于扩充了笛子和碰铃,更展现充满热情,富有生气。后来又经过再三改编,配上了多声部,采取了有些新的作曲技法,音调尤其出彩,别有意趣。
乐曲表现的内容据陈俊英解题说:湖南古曲之一,描写清和月时令,雨打大芭蕉头淅沥之声,极富南国乐趣。
乐曲质地来源八板的变体。通过减速加花等手法变奏,并用音频的顿挫,连断相比和对旋律乐句的短碎管理,使之形象鲜活,音乐优良感人。乐曲一初阶,流畅明快的节拍表现出大家的喜欢之情。接着句幅短小、节奏顿挫、并比排列的乐句相互催递,音乐时现短促的断奏声,犹闻雨打大芭蕉头,淅沥作响,摇晃生姿,浮现了西藏音乐清新流畅活泼的风格。

   
乐曲最早由粤乐有名的人吕文成等四个人灌制唱片,演奏风格粗犷朴实,显示出新疆音乐形成开始的一段时期的洁净格调。解放早期,全国民间音乐舞蹈会演时,四川代表团在乐队中加进了笛和碰铃等乐器,演奏时充满热情,富有生气。20世纪60年间早先时代,方汉又经过多声、配器等作曲花招加以改编,更为美貌动听;最终用高胡领奏的慢板尾句,给人以清新愉悦之感,别有意趣。在十年动乱中,又经人改编,在构造档案的次序安顿以及配器等地点选取了一些新的花招,并为免遭囚禁,易名字为《蕉林喜雨》。粉碎“多少人帮”后,才方可正名。

   
第三有的的节奏在缠绕“商”音(Re)旋转后,形成八个简易的收后面部分分。它以宫音停止全曲。

   
《雨打大芭蕉头》的结构有所三番五次性的本性,因此很难断然地将其分割成多少个段落。可是,平日可将乐曲分成三有个别:

   
第二有些的音乐是展开性的。其句幅短小,气息紧密,节奏活跃,以不平整的连日不停的垛句组成。它与第一片段的点子形成刚强的对待。轻盈的顿音和拍子的切分进行,表现出活动着的落雨变化,更彰显出大家观赏落雨、喜看大头芭蕉丰收时的外向、轻快心绪。

   
乐曲材质来源“八板”的变体。通过减慢加花等手腕变奏,并用音频的顿挫、连断相比和对旋律乐句的短碎管理,使之形象鲜活,音乐赏心悦目感人。乐曲一起初,流畅明快的音频表现出大家的欢腾之情。接着,句幅短小、节奏顿挫、并比排列的乐句相互催递,音乐时现短促的断奏声,犹闻雨打芭苴,淅沥作响,摆荡生姿,呈现了湖北音乐清新流畅活泼的品格。

   
乐谱初见于一九一八年左右丘鹤俦编慕与著述的《弦歌必读》,后经潘永璋执笔整理。它至关心体贴要流传于三角洲一带,不唯有在举国上下广为流传,在世界也许有非常大影响,极度是在乐器的运用上,更杰出了以流畅、自然、活泼为首要的台湾音乐特色。1986年7月在穗举行的神州先是届台湾音乐演奏比赛中,该曲被明确为惟一必奏曲目。

   
《雨打板蕉》是四川音乐开始的一段时代的美观曲目之一,后改为曲牌,小编不详。根据考证证,该曲曾以何柳堂的何氏家传秘谱传世,由此认为那是何柳堂作曲,但一向不证实。

   
第一局地由八个乐句组成。其节奏紧密衔接、精彩抒情,歌唱性很强,演奏得连贯而明快,表现了人人喜高兴悦的心理,也彰显了诗情画意般的岭西风光。那部分节奏,前四个乐句选用了换头合尾的花招写成。后四个乐句则运用了合头换尾的手法写成。那样,使得这段旋律既统一又有浮动。

   
此曲旋律紧凑对接、美丽抒情,歌唱性很强,既流畅明快,表明了群众的快乐之情,也显示了诗情画意般的岭南景观。再加上三翻五次串分歧的短句,顿音的节奏,犹如淅淅沥沥的雨点敲打着大头芭蕉,使人联想到芭苴婆娑起舞之态,更使人想象到大头芭蕉丰收之后大伙儿的欢悦之情。由此,乐曲所显现的意象具备浓郁的岭南情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